王玉玉王

“倘若能够赢得天亮”

[耀米]Yesterday Once More

翻出一篇N年前写得aph同人
wodema 写的这什么鬼
开心就好
忘记烦恼
宇宙很大任飞翔
还在文艺的年代
耶我是非主流
笑死我了hhhhhhh
占tag抱歉
私设重如山!





他轻抚过覆着青苔的石板,细雨绵绵,恍若昨世。
那天的天气也如今天这般,阳光灿烂却并不刺眼,微风微醺,如喝了酒的醉汉,带着香甜的醉意,叫人沉溺其中。
那天,王耀静坐在藤椅上,不时轻轻啜一小口杯中滚烫的热茶,平静而又深邃,似乎看不出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争执,也看不出他正在滴血的心。刚刚那个金发蓝眼的人,将门怒摔而去的身影似乎还在眼前挥之不去。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阿鲁。王耀望着远处,是满眼绿意盎然的风光,却驱不散他心中的阴霾。或许,该是出去散散心了吧阿鲁。他这么想着,没对任何一个人说道别,孑然一身,彷徨在江南的小镇里。

他最喜欢细雨飘飘的日子,雨丝轻抚,细腻悠长,冰凉舒适,将他焦躁不安的心情给抚平了。他喜爱江南的一草一木,似乎能与它们隔着时空对话。他默然,自己心思细腻如此,虽明白他不过无奈之举,可却无法与他沟通,无法理解他,无法听进他任何一字一句的解释,争锋相对,冷嘲热讽,这是王耀最常对他做的事。
撑着油纸伞,荡过泛着微波的河,抚过覆着青苔的青石。他想了许多许多,独居一偶来躲避他隐藏起自己的内心?不,这不是他。王耀蓦然停住了他的脚步,手指压在石板上,因用力指尖泛着苍白。这优柔寡断的人是自己吗阿鲁?这徘徊不定的人是自己吗阿鲁?这举棋不定的人是自己吗?王耀迷茫了。
“你确定吗?要离开他?”欧洲绅士的一言一行都流露出高雅的气质。他睁开眼睛,望着前面这个低迷的人。“我,我不知道。”带着一丝丝的惶恐,这个人第一次如此紧张和不安。以前不是没吵过,可这次却莫名的让他心慌。生性自由的他所幸和以往一样,因受不了冷战,而跑到好朋友家来躲过这场风雨。但在几天前,他悄悄地溜回家,发现地板已微微布上一层灰尘,没有人在家。没有那个喝着茶,内敛而又美好的身影。
“或许吧…”他苦涩一笑,回答道,曾经闪耀着璀璨光芒的眼睛黯淡了下来,至于一层浓厚的阴影将其覆盖。
“阿尔,你可要想好,这是关乎到你们未来的事情”,亚瑟端起茶杯,在袅袅白烟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凡事,没到最后不要妄下决定。”
一阵沉默。
“我已经决定好了,与其这样,倒不如……”阿尔攥紧了手中的被子。
该回去了阿鲁。就算回去看不到他,但那毕竟是自己的家,或许,后来就不会了阿鲁。王耀收拾完自己的行李,在飞机上看着流云变幻莫测,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了,再住上一阵子,若是他还未出现,自己也将再也不属于那了。
门房紧闭。
呵,果然是这样吗阿鲁?王耀苦笑着摇了摇头。
随即“嘎吱”一声,门开了。
突然,自己被一道身影拥住了,那个人的声音有些哽咽:“耀耀,欢迎回家。”王耀眼中氤氲了水色,伸手紧紧地拥抱身前这个微微颤抖的身躯:“嗯,我回来了阿鲁。”
夕阳缓缓地倾洒过余晖,美丽而又宁静,给门前这一道紧紧相拥的身影镀上了一层柔和金边。
第二天,王耀很早就醒了,他带着柔和,看着身旁还在睡梦中的男人,轻轻地吻上了他的额头。昨天的那一幕似乎还在眼前。
Yesterday once more.
昨日重现。

评论

热度(5)

  1. 离人悲王玉玉王 转载了此文字
    稚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