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不语冬

初雪未央

属于你的四行情书

是的
这是一篇晚到吃翔的生日贺
懒癌晚期的我哭出声
私设有 ooc严重
看得开心 希望有小天使能评论qwq

喻黄

一、
  老实说,当初黄少天刚认识喻文州的时候其实还是有点看不起他的,当时的他看了喻文州在练习在对战的时候简直就是吃惊得想骂娘。
  后来就不知不觉地关注起了喻文州,甚至暗暗期待他可以和自己一同在战队中,最后,不负他所望,喻文州不仅和他并肩作战,还与他是蓝雨的正副队,然后渐渐变成了现在有些微妙的关系。
  我的天啊队长好帅啊好帅啊好帅啊好心机啊好心机啊我当然是在夸他队长这么棒虽然还是差本剑圣一点点但是比起兴欣那个不要脸的强多了啊啊啊啊!
  用余光瞟着喻文州的电脑屏幕和他认真的侧脸,黄少天就忍不住在心中刷起了弹幕,手上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感受到灼热目光的喻文州偏了一下头:“少天,怎么了?”
  “没事没事没事队长你赶紧接着训练哈嘿我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想起来喝个水哈虽然天气这么热空调也不能开得这么低啊哎呀哎呀嘴唇好干啊队长我去喝个水你要么?”黄少天摆了摆手,眼珠子慌乱地四处乱瞟,脸上还飘着一股不知名的红晕。
  “谢谢,少天就拜托你了。”喻文州也没有过多推辞,冲着黄少天笑了一下,便又扭头专注于屏幕了。
  黄少天抓起杯子就冲向了开水间。好险好险没想到队长那么敏感居然被发现了啊啊啊啊好羞耻啊啊啊怎么办啊啊啊队长应该不不不不不会想太多吧毕竟刚刚那个态度也很正常啊啊啊天啊天啊希望队长不要发现我对他有非分之想!!
  是的,自从新生营他发现对喻文州有着不同寻常的关注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渐渐喜欢上喻文州了,到现在已经可以用痴迷来形容了。
  “黄少?你怎么了?很热吗?脸那么红。”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位队员走进开水间,看了一眼,颇为担心地问他。
  “嗨没事啊怎么可能有事本剑圣大大体质好得很就是里面空调开太低了一下子就没适应外面啧啧啧真是的空调开那么低做什么你说是吧!”
  “可是昨天开得更低你不是还嫌热,今天喻队担心咱们受不了还特地调高?”
  黄少天瞬间无声。
  行吧,让我静一静。

二、
  刚进蓝雨的新生营的时候,喻文州马上被黄少天吸引了注意力,原因无他,喻文州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碰见这么吵的人。而且他手速很快,一分钟的刷屏绝对是令喻文州望而兴叹的。
  其实喻文州看他挺不爽的。生性敏感的他有从身边的点点滴滴感受到黄少天对他的不屑,他生性沉稳,但彼时也是有一股少年心境,就是拼了命地训练,希望有一天这位少年是带着惊叹而不是不屑的心情看待他。
  最后选拔队员的那一天,他如愿以偿,得知自己是队长的那一刻,他仅仅是微微一笑,余光却偏向了站在一旁的少年,却发现少年正满带笑意地看着自己,眼神里的喜悦都似乎要溢出来,闪着光芒的眼睛让他一时失了神。
  突然之间,内心好像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当然,他并没有像黄少天一样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的心意,很快的明白了这便是称为喜欢的情愫后,喻文州就开始行动了。
  观察黄少天的行为举止,了解他所好。突然之间喻文州发现黄少天对自己,好像不太一样。脸上总是带一抹红晕,说话有时会牛头不对马嘴,甚至是自相矛盾。他心中便确定了一件事。
  直到最近,他意外地看见了黄少天的手机屏幕。虽是打电竞,可视力却出奇地好,他撇到了黄少天的手机壁纸上是一位男子,嗯,准确来说,是喻文州的睡颜。
  他勾起了一抹势在必得的微笑,突然黄少天的背后就一寒。

三、
   今天是七夕,黄少天吵着嚷着要出去玩。
   “你们这些人还有没有人性了啊连七夕这种大好时光也要留下来练习而不去泡妹子活该单身一辈子!”黄少天恨铁不成钢。
  “说得黄少你好像不是单身狗一样?”有人不客气地回话。
   喻文州没有说话,带着笑意地看着黄少天。两人目光一对上,黄少天马上撇开,软了声势:“切…”
   “七夕也不是来秀恩爱的,是古时女孩子向上天祈求能够使手艺更加精巧的,应该是称为乞巧节。”喻文州缓缓道。
   “队长你真是没有一点趣味。”黄少天撇撇嘴。喻文州笑而不语。

  回宿舍的黄少天突然发现自己的桌子上摆着两样东西,一封信和一张贺卡。鬼使神差的,黄少天先打开了那封信,上面整齐而又美观的字体黄少天一下就明白是谁写的,轻轻捏着纸张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滴水成流
    柔肠百转
    愿得一心
     余生共度。”
  黄少天不敢相信,又重读了一遍。这赤裸裸直白又火热的情书让他一时间有些眩晕。这这这这这这这太太太太太太不像队队队队队长的风风格了吧!慌乱之中,他放下了信拿起了贺卡。
  同样出自一个人的手笔。
“希望我是全世界最早祝你生日快乐的人,也希望你能最早看到我的祝福。生日快乐少天。”
  分针刚好转悠悠地指向了十二,黄少天一抬头,便看到喻文州微笑着倚在他的门框上。
   “队队队队长…”
  黄少天刚要说什么,突然一大群人就拥了过来:“黄少生日快乐!”慌乱中黄少天用书轻轻盖上了那两张纸。
  你愿意吗?
  混在庆生的人中,黄少天还是精确地捕捉到了喻文州无声地问句。
  他冲着喻文州笑了,隔着空。
  愿意啊。

 

评论(8)

热度(11)